新闻动态
行业动态 Huanbang
能源"危中之机" 企业掘金节能
发布日期:2018-12-28浏览次数:

  进入中国十几年来,节能服务产业一直叫好不叫座,但抢食的企业却越来越多。合同能源管理新政是切向这块蛋糕的利刃吗?

  十一五节能减排指标压力加上哥本哈根会议洗礼,企业现在都知道节能重要了。可花钱做节能改造划算吗?

  近几年,企业也慢慢熟悉了合同能源管理(EPC),简单说,就是不用花钱,却分享节能收益。比如原来100万的电费改造后降到80万,企业和节能公司共享省下的20万。

  "以前我们要给人讲什么是合同能源管理,后来客户主动问我们能不能做。"北京源深节能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是国内最早的3家节能服务示范公司之一,其高级工程师陈海文深知行业冷暖。

  查看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(EMCA)的最新会员名单,企业数量已从3家增至500多家。节能市场有多大?不同机构和计算标准给出的数字相差10倍,从近4000亿到4万亿不等。

  最近,4部委联合制定的新政策出台,提出"加快推行合同能源管理、促进节能服务产业发展",其中明确了财税支持。EMCA副主任谌树忠感慨道:"2006年EMCA开始提出节能服务产业,4年时间终于得到政府的认可。"

  一时间,更多企业想涌进分一杯羹,其中不乏大鳄。

  能源"危中之机"

  EPC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的"能源危机"。能源费用大幅提高催生了发达国家企业的节能需求,同时它们也面临技术和资金的困扰。专业的节能服务公司伴随EPC应运而生。它们为客户提供能效审计、项目设计、设备采购、施工、系统运维等一整套节能方案,以及所需资金。客户见到节能效益后,它们再收回投资,获得利润。这一共赢模式在欧美日韩市场取得成功。

  1997年,在世界银行和全球环境基金的支持下,"中国节能促进项目"开始实施,分别在北京、山东、辽宁成立了3家公司,引入EPC模式。其大背景正是首次提出控制温室气体的京都议定书。

  在陈海文的回忆里,整个市场是在2005年之后发生变化的。"当时能源价格上涨,企业、国家都开始重视,十一五也有了强制节能目标。"

  到2006年,项目一期结束,这3家公司利用贷款和赠款完成了453个节能项目,获得项目收益4.2亿元。此时,市场孕育出的其他公司也做了近1000个项目。

  哥本哈根之后,减排压力空前,能源利用方式面临大转型,危机意识再次高涨。诞生于西方"能源危机"的节能服务似乎在中国迎来了又一轮热潮。

  带头大哥悄然转型

  这些节能服务公司里,中小企业占了90%。最早的3家如今仍谈不上行业影响力,甚至有坊间传闻它们已退出这一领域。

  "其实我们还在做,但是很困难。"陈海文告诉《能源》记者,当初世界银行的项目贷款用完之后,源深进行了一系列合并重组,目前隶属于京能集团。"我们要符合京能的战略,不能做北京之外的项目。"

  陈海文认为,在工业、建筑、交通三大节能领域中,工业的潜力最大,但北京几乎已经没什么工业。"大一点的热电项目,企业自己做了,我们只能做些小的。"他坦承,节能项目收益已经不是源深的主要收入来源,这也是多数同行的现状。

  EPC旨在解决用户缺少资金、新技术存在风险两大问题,如今这些风险却压倒了节能公司。

  一家节能公司向客户承诺节能30%,产生效益后,客户却不承认这个量,不肯付给服务公司相应的钱。这样的故事在各种场合被频繁讲述。

  不过在陈海文眼里,节能量难以确认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服务公司专业水平低。"节能是个专家型的行业,我这么说很多人不高兴,因为他们就没有技术,在忽悠。你怎么算出30%的?真坐下来谈就变成15%了,实际可能10%都不到。而且工业节能的认定很复杂,企业的运行时间、产量,能源价格变化,都容易说不清。"在国内,第三方认证公司尚未发展成熟。

  陈海文认为,真正有资金、有技术、与用户分享节能收益的合同能源管理公司最终会很少,其适合的市场"最多占到整个节能市场的10%。大量工业节能是通过产业升级来实现的,比如1000吨的水泥窑换成3000吨的,能效提高就很大,这没服务公司什么事儿。"

  近两年,陈海文开始尝试新的操作方式。源深买下了北京白云大厦的能源站,通过精细管理降低成本,获得收益,企业则支付商定的能源费用。"这个费用比政府标准低一点,让企业有利可图。"他还打算在一个新建小区自建能源站,成为能源供应和管理商。

  如果说源深转型是为了解决市场诚信问题,山东的示范企业,融世华租赁有限公司则希望突破融资瓶颈。在引入融资租赁之前,它的名字是山东节能工程有限公司。

  "节能服务公司自身担保资源有限,外部担保严苛,银行也没有配套的贷款品种。"融世华董事长孙红曾对媒体表示引入融资租赁的初衷。中小节能企业投出一笔钱,回收期可能长达10年,中间很容易"断粮"。而融资租赁公司只要取得合法资质,就有10倍的杠杆效应,1亿元注册资本金可放大到10亿元规模。

  孙红认为,这为EPC提供了强大的自造血功能,融资难问题迎刃而解,整个项目也降低了风险。从融世华的网站上可以看出,节能设备融租服务只是它业务的一部分,大量普通的融资租赁使其避免资金挈肘。它看起来已经不那么像个节能服务公司。

  另一试点,辽宁省节能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同样已改头换面,如今归于能发伟业集团。能发伟业仍是行业中的活跃分子,但它旗下还拥有阀门、汽车仪表、热力工程等公司,服务有产品做后盾。

  抢食的大鱼

  三家公司的路径也许暗合了节能服务领域的关键三方:专业的服务管理公司、融资机构和节能设备提供商。

  陈海文是技术派,对国内企业的技术能力很不信任,持市场悲观论。"服务市场没那么大,现在千百家企业早晚要死一大半,有一批可能去做能源审计。"但连他也承认,节能产业有前景。"产业范围就太大了,空调,开关,什么电器都可以是节能产品。"

  于是,市场低端混战时,ABB、西门子、霍尼韦尔、远大集团、智光电气,一批设备商开始遣兵深入。"注册资金超过5000万的新公司越来越多了。"EMCA产业发展和会员部孙小亮告诉记者,现在大企业抢着成立节能公司或者节能事业部,都想给别人做项目。

  能发伟业董事长李刚曾说:"全国节能公司加一起也不顶一个传统行业大企业,比如客户和西门子合作就很放心。"

  陈海文觉得国外大型电气商加入战局主要为了卖设备,"当然它们的节能技术很好"。 西门子(中国)有限公司节能中心总监战京涛笑道:"我们卖设备,也提供全套服务,西门子的特点就是提供不同解决方案。"

  谈起节能,战京涛最常提到的就是变频器,这是节能改造中关键的一块。在天津某钢铁公司项目中,西门子提供了173台标准变频器,用于风机和水泵的节能,节电率可达30%,每年减排二氧化碳4.5万吨。

  其实这个项目里,西门子是纯粹的设备商,另一家节能服务公司承担投资,获得收益。但西门子的品牌让整个项目风险更小。"我们的目标是节能,用什么方式只是手段。"

  在对朝阳区政府办公楼的节能改造中,西门子就采用了完整的EPC模式,包括节能量测算、担保,工程设计实施,也包括融资方案。

  每年节省80万能源费用,约5年收回投资,这样的楼宇项目跟工业节能比起来算不上大。但建筑节能的认证比工业容易很多,因为能耗波动小。战京涛说,这也是为什么占全球节能服务产值2/3的美国市场上,建筑节能项目最多。

  此次新政的重要措施,除了税收减免,就是在会计制度里明确了针对EPC项目的财务列支。有了支出科目,政府和公共机构的建筑节能改造变得有章可循。

  但建筑涉及空调、采暖、照明等多个具体行业。建筑设计公司CCDI机电事业部总经理毛红卫曾与记者谈起,做建筑节能很容易造成拆东墙补西墙。"比如我加了很多遮阳片,空调负荷降下来了,一算节能10%,或者全部改成LED灯了,省20%,其实不对,要结合起来模拟,对一个建筑物8760个小时做全面考核。可能加个遮阳片,原来不用开灯的时候要开灯了。"他称,很多所谓绿色技术咨询公司不了解技术适用性,而全面能耗分析正是建筑公司的强项。

  "现在介入的企业资金实力是强了,但多数设备商也只懂自己那块,还是需要整合不同设备和技术的专业公司。"一位熟悉行业的金融机构人士预测,未来两三年,中国会出现实力雄厚的节能服务企业。

  但眼下看,要借政策利好赚到到真金白银,大型设备商派生出的节能公司以及建筑工程公司有先天优势。单纯依靠专业服务整合别人的产品,尚无企业表现得足够优秀。

  北京环境交易所最近为节能公司提供了新平台,符合相应规则的节能项目一旦上线,就变成金融产品,可以转让变现。节能公司回笼了现金,买方将获得合同期内的节能收益,而环交所则促使信息公开透明,以解诚信之忧。

  上月底,刚与北京环交所完成合作签约,EMCA的工作人员就飞往广州,参加智光电气旗下的广州智光节能有限公司成立仪式。孙小亮告诉记者:"他们的注册资金是2.5个亿。"